湿地中国 > 湿地新闻 > 湿地旅游 > 正文

飘荡在异龙湖云水端的打渔汉子

媒体:原创  作者:孔宾
专业号:孔宾
2019/4/24 8:54:58

 

故乡石屏在云南境内虽只是“弹丸之地”,小得名不经传,但它却以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儒雅的人文景象享誉家门外,慢慢梳理石屏的一张张“名片”,暂且不拿什么状元、翰林、进士、秀才等名人“压人”,也不例举什么豆腐、杨梅、煎鱼、火龙果等美食说事,回避什么石屏风、陈氏宗祠、文庙、老街石板路、焕文塔等人文标识不谈,咱今天的话匣子就来侃侃异龙湖吧。我不知道,异龙湖至今有多少年历史,它缘何而来,但我明白世世代代生活在异龙湖畔的打渔汉子就是依湖而生,他们喝着湖里的海水,吃着湖里的鱼虾在这块热土上繁衍生息,任凭岁月更迭,历经风雨沧桑,时至今日,生活在异龙湖畔的渔家汉子以湖为“家”,以船当“房”似乎未曾间断,仍在代代延续。


晨曲:孔宾

晨舟破晓 :孔宾

曾几何时,在石屏大街小巷,传唱起了一首描写异龙湖渔民的民歌叫《打渔汉子》,“一床蓑衣一竹竿,一顶草帽一酒坛,一只小船一张网,一口罗锅煮馒馒,湖当家来船当房,一条汉子打渔郎”,歌词贴切形象直观地描写了生活在异龙湖上的渔民生活。家在石屏,小时候身在异龙湖畔七十二湾之一的过细湾,儿时,在湖里游泳、捞猪草、看着村子里的大叔、大伯、哥哥们划着窝铺船在异龙湖上捕鱼,大脑印象中或多或少对湖上打渔汉子生活有所认识。时间一晃到了少年时期,12岁后,随着父亲从外地调入石屏,我也随之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小乡村,来到了石屏县城求学工作,多年离开家乡,离开出门并见海的异龙湖,看不见湖上飘荡的渔船,看不到划桨归来的渔翁身影,有关渔翁的生活在大脑意识中被渐渐淡化。90年代末期,由于喜爱摄影的缘故,进入摄影圈后,异龙湖日出晚霞、渔翁渔船、荷花、红嘴鸥、白鹭、残荷等得天独厚优美的自然风光和生态景观成为了我主要的创作场所,追光猎影,起早摸黑,雨水风霜,忍饥挨饿成了家常事。在异龙湖众多摄影资源中,渔翁、渔船成为了必不可少的创作主角。


海菜腔尖醒睡鸥:孔宾

掐指算来,已在摄影圈里混过了18个年头,18年来,摄影的脚步从未离开过朝夕相处的异龙湖,镜头始终在聚焦湖上捕鱼的打渔汉子,站在长长的湖堤或湖周围某一座山峰,朝霞里,夕阳下,我用相机,面对烟波浩渺的异龙湖,走过春夏秋冬,无论面对的是水墨印染,亦或是色彩斑斓,我用心用情捕捉着风儿吹过的痕迹,追逐着每一米阳光洒落的金色,朝霞夕阳下,霞光白云印衬着水面,船行在云水端之间,面对稍纵即逝的此情此景,我需要做的是平心静气,等待渔翁出现在画面上不多不少的那一秒按下快门,让渔翁在最佳的光影和位置上定格成永恒,让渔翁荡舟的画面成为异龙湖的精彩一瞬。


水墨湖间:孔宾

“田无丘来地无块,打只小船飘四海”,这是以前流传于异龙湖畔众多渔民的真实写照,虽无法考证此顺口溜出自啥年代,但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生活在异龙湖畔的人就是以湖为家,以捕鱼为生。解放后,虽说家家户户分了田地,逐渐解决了温饱,但沿湖岸边的众多渔民依然还是习惯过“靠海吃海”的日子,喜欢荡着渔船,飘在烟波浩渺的云水间,唱着悠扬悦耳的海菜腔,头顶红日,撒网捕鱼,在他们的骨子里,似乎认为这是祖上留下的“家业”和谋生技艺,不能失传,故此,时至今日,虽说沿湖岸边的众多渔民家现在通过发展农业和种植业,家家户户年收入过万,建起房子,买上车子,过上好日子,但有人偏偏还是不恋这份安逸生活,怀着对异龙湖鱼虾美味的眷顾,怀着对异龙湖的特殊情结,仍在摇桨进湖捕鱼。


异龙湖渔歌:孔宾

当摄影进入数码时代,标志着摄影的全民时代已经到来,摄影面临着众多挑战,摄影之路该如何走,突破口在哪儿,该如何找切入点,这值得每个摄影人花点时间花点精力去好好探究。在摄影之道上一路走来,有过徘徊,有过迷漫,有过成功,有过欢喜,无论是悲也好,喜也摆,我从来没有自恋过,也没有迷失过。在摄影之道走过18年,在故乡异龙湖花费的时间和投入的精力甚多,在我每一张成功的摄影作品背后,均隐藏有不为外人所知晓的故事、内容和情节。都说,摄影要肩负起责任与但当,自喜欢上摄影,进入摄影圈,摄影的镜头从未停止对异龙湖的关注与聚焦,从未停止过对渔翁的拍摄记录,一张张异龙湖的照片,虽不尽唯美,但从另一个侧面,记录的是异龙湖的历史变迁,倾注着一位摄影人对故乡这方水土深深热爱。兴许再过若干年,当生活在沿湖岸边的渔民们彻底收网隐退回家不捕鱼了,当渔翁和渔船彻底从异龙湖消失,当异龙湖云水端再也见不到渔翁荡舟湖面捕鱼的身影时,先前拍摄的异龙湖渔翁荡舟湖面捕鱼的照片就是对记录异龙湖渔翁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是作为摄影人对家乡应尽的一份责任与但当,更是作为一名摄影人交给家乡人民审阅的一份“作业”。


异龙烟雨:孔宾

故乡石屏在云南境内虽只是“弹丸之地”,小得名不经传,但它却以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儒雅的人文景象享誉家门外,慢慢梳理石屏的一张张“名片”,暂且不拿什么状元、翰林、进士、秀才等名人“压人”,也不例举什么豆腐、杨梅、煎鱼、火龙果等美食说事,回避什么石屏风、陈氏宗祠、文庙、老街石板路、焕文塔等人文标识不谈,咱今天的话匣子就来侃侃异龙湖吧。我不知道,异龙湖至今有多少年历史,它缘何而来,但我明白世世代代生活在异龙湖畔的打渔汉子就是依湖而生,他们喝着湖里的海水,吃着湖里的鱼虾在这块热土上繁衍生息,任凭岁月更迭,历经风雨沧桑,时至今日,生活在异龙湖畔的渔家汉子以湖为“家”,以船当“房”似乎未曾间断,仍在代代延续。

曾几何时,在石屏大街小巷,传唱起了一首描写异龙湖渔民的民歌叫《打渔汉子》,“一床蓑衣一竹竿,一顶草帽一酒坛,一只小船一张网,一口罗锅煮馒馒,湖当家来船当房,一条汉子打渔郎”,歌词贴切形象直观地描写了生活在异龙湖上的渔民生活。家在石屏,小时候身在异龙湖畔七十二湾之一的过细湾,儿时,在湖里游泳、捞猪草、看着村子里的大叔、大伯、哥哥们划着窝铺船在异龙湖上捕鱼,大脑印象中或多或少对湖上打渔汉子生活有所认识。时间一晃到了少年时期,12岁后,随着父亲从外地调入石屏,我也随之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小乡村,来到了石屏县城求学工作,多年离开家乡,离开出门并见海的异龙湖,看不见湖上飘荡的渔船,看不到划桨归来的渔翁身影,有关渔翁的生活在大脑意识中被渐渐淡化。90年代末期,由于喜爱摄影的缘故,进入摄影圈后,异龙湖日出晚霞、渔翁渔船、荷花、红嘴鸥、白鹭、残荷等得天独厚优美的自然风光和生态景观成为了我主要的创作场所,追光猎影,起早摸黑,雨水风霜,忍饥挨饿成了家常事。在异龙湖众多摄影资源中,渔翁、渔船成为了必不可少的创作主角。


渔家汉子:孔宾

掐指算来,已在摄影圈里混过了18个年头,18年来,摄影的脚步从未离开过朝夕相处的异龙湖,镜头始终在聚焦湖上捕鱼的打渔汉子,站在长长的湖堤或湖周围某一座山峰,朝霞里,夕阳下,我用相机,面对烟波浩渺的异龙湖,走过春夏秋冬,无论面对的是水墨印染,亦或是色彩斑斓,我用心用情捕捉着风儿吹过的痕迹,追逐着每一米阳光洒落的金色,朝霞夕阳下,霞光白云印衬着水面,船行在云水端之间,面对稍纵即逝的此情此景,我需要做的是平心静气,等待渔翁出现在画面上不多不少的那一秒按下快门,让渔翁在最佳的光影和位置上定格成永恒,让渔翁荡舟的画面成为异龙湖的精彩一瞬。

“田无丘来地无块,打只小船飘四海”,这是以前流传于异龙湖畔众多渔民的真实写照,虽无法考证此顺口溜出自啥年代,但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生活在异龙湖畔的人就是以湖为家,以捕鱼为生。解放后,虽说家家户户分了田地,逐渐解决了温饱,但沿湖岸边的众多渔民依然还是习惯过“靠海吃海”的日子,喜欢荡着渔船,飘在烟波浩渺的云水间,唱着悠扬悦耳的海菜腔,头顶红日,撒网捕鱼,在他们的骨子里,似乎认为这是祖上留下的“家业”和谋生技艺,不能失传,故此,时至今日,虽说沿湖岸边的众多渔民家现在通过发展农业和种植业,家家户户年收入过万,建起房子,买上车子,过上好日子,但有人偏偏还是不恋这份安逸生活,怀着对异龙湖鱼虾美味的眷顾,怀着对异龙湖的特殊情结,仍在摇桨进湖捕鱼。

当摄影进入数码时代,标志着摄影的全民时代已经到来,摄影面临着众多挑战,摄影之路该如何走,突破口在哪儿,该如何找切入点,这值得每个摄影人花点时间花点精力去好好探究。在摄影之道上一路走来,有过徘徊,有过迷漫,有过成功,有过欢喜,无论是悲也好,喜也摆,我从来没有自恋过,也没有迷失过。在摄影之道走过18年,在故乡异龙湖花费的时间和投入的精力甚多,在我每一张成功的摄影作品背后,均隐藏有不为外人所知晓的故事、内容和情节。都说,摄影要肩负起责任与但当,自喜欢上摄影,进入摄影圈,摄影的镜头从未停止对异龙湖的关注与聚焦,从未停止过对渔翁的拍摄记录,一张张异龙湖的照片,虽不尽唯美,但从另一个侧面,记录的是异龙湖的历史变迁,倾注着一位摄影人对故乡这方水土深深热爱。兴许再过若干年,当生活在沿湖岸边的渔民们彻底收网隐退回家不捕鱼了,当渔翁和渔船彻底从异龙湖消失,当异龙湖云水端再也见不到渔翁荡舟湖面捕鱼的身影时,先前拍摄的异龙湖渔翁荡舟湖面捕鱼的照片就是对记录异龙湖渔翁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是作为摄影人对家乡应尽的一份责任与但当,更是作为一名摄影人交给家乡人民审阅的一份“作业”。


晨曲:孔宾

 

阅读 35
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精彩在首页, 首页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